首页电商业务 > —正文
在除夕晚会上杀死主要卫星电视台的比利是否具有普遍意义?
2020-01-06 10:40:53

比利在除夕晚会上首次亮相是否具有普遍意义?

在过去的几天里,许多除夕派对的比较和讨论仍在继续,其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Bilibili如何在几秒钟内杀死了主要的卫星电视台。

Bilibili被网民们缩写为Beilibeili网站。2019年12月31日晚,作为互联网视频产业的第一圈(FirstSpan),Bilibili举办了一个离线的新年派对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1月3日,该党在自己的平台上扮演了超过4400万人,5万人获得了9.9的高分,完整视频场景的数量达到130万,几乎是湖南卫视在一个视频平台上的除夕派对的六倍。

的确,当狼迪斯科横扫多家电视台,除夕夜派对成了交通明星的竞争对手时,比利比利的春节晚会的确很精彩。不过,可以说,它完全优于内容,但实际上并不是很好。

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党的负责人龚鹏一再表示,最初的出发点是依靠比利的文化属性创建一个属于比利的政党,所有的节目和艺术家都是根据比利比里提供的比利比里来决定的。全党都确认了龚鹏的话。许多人抱怨说,各大电视台的新年晚会让不追逐明星的老人显得无知。事实上,比利的新年派对也使不懂亚文化的老人们满含问号:罗天一、大碗宽面条、上主,这是什么?

换句话说,它可以走出这个圈子,因为它本身并不是包罗万象的,而是艺术家的流动。它真正的胜利法宝不是广谱,而是精确:它知道用户是谁,知道他们需要什么,并准确地与这些需求联系在一起,在目标客户群中产生高口碑,最终因为如此高的口碑而获得成功,并以同样的兴趣和品味吸引更多潜在客户。

事实上,划分消费者群体一直是一种有效的市场策略。但比利比里的政党让我们意识到,当我们今天谈论市场分割时,首先意味着打破许多固有的想法和做法。

例如消费者的分裂方式。过去,许多公司和企业过去都把消费者代代相传,就像美国人托马斯·科洛波洛斯(ThomasColopolos)和丹克尔森(Dankelsen)在他们的著作圆圈效应中所提出的那样,每一代人长期以来都形成了自己的圈子,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具有鲜明特征和影响力的圆圈效应。然而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技术门槛的降低,以代际为标志的圈子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兴趣和爱好的社区。还以比利的春节晚会为例:张广备主演的明剑、钢琴老王子理查德·克莱德曼和钢铁激流行军等明星和剧目,让许多老人惊叹道:原来的年轻人也喜欢这样吗?但这确实是大数据计算给比利用户的结果。

兴趣和爱好的重要性日益增加,一方面是由于信息过载--统计数据显示,世界各地每天都有25000兆字节的数据被创造出来,而且人们在有限的关注下,更有可能专注于与他们的兴趣和爱好相匹配的内容;另一方面,找到同样的人是人类的天性。只是在前移动互联网时代,相似的人很难找到彼此--以国产电影为例。仅在89年前,业内人士还呼吁为少数族裔的一些优秀国产电影提供长期放映机会。所谓的空间时间包含了合并类似项目所需的巨大时间成本。但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了。借助可持续发展技术,具有相同利益的人们可以迅速聚集,在这个新的消费者生态系统中,市场不再是传统的纺锤体结构,而是网络结构;同时借助可持续发展技术,企业可以更准确地定位目标消费者群体,避免目标消费者群体的困境,并与目标消费者群体实时对话以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少数民族经济的风口已经到来,应该重视文化和其他领域的产品生产和供应,这也许是我们可以从比利元旦党汲取的经验,具有普遍意义。